北京萨密特节能技术有限公司

抖音音乐突袭

发布日期:2022-11-23 06:10    点击次数:67

抖音音乐突袭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贺泓源 北京报道 

很难说,字节跳动的边界在哪。

去年11 月初,该公司宣布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,将业务重新梳理为六大板块:头条、西瓜、搜索、百科以及国内垂直服务业务并入抖音;员工发展部门的技能与职业培训职能,转型为职业教育业务,并入大力教育板块;飞书、EE、EA 合并成飞书业务板块;火山引擎聚焦打造企业级技术服务云平台;朝夕光年负责游戏研发与发行;TikTok 负责 TikTok 平台业务,同时也支持海外电商等延伸业务的发展。

同期,创始人张一鸣正式退出字节跳动董事会,将席位交给CEO梁汝波。组织架构调整后,六大业务板块负责人均向梁汝波汇报。 

今年5 月 8 日,香港公司注册处网站披露, 字节跳动(香港)有限公司于 5 月 6 日更名为抖音集团(香港)有限公司,旗下多家公司也完成更名。业内普遍认为,这意味着,字节跳动资产证券化进程加速。

这家公司的触角依旧在延伸。

6月12日,抖音旗下音乐平台汽水音乐已走出邀请码公测,进入面向大众化运营阶段。4月,汽水音乐开始对外放出邀请码,进入小范围公测。

对于目前汽水音乐运营状态,抖音集团保持着神秘。

“汽水音乐还很早期,产品还在探索。”其如此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应。

汽水音乐进入面向大众运营阶段。图片来源:APP截图

“非核心业务”

事实上,音乐市场离抖音腹心很远。

字节跳动所披露数据显示,2021 年,其营收同比增长 55%至 3677 亿元。 尽管当年下半年以来互联网监管趋严,教育、游戏、云计算、短视频等赛道受到不同程度影响,但字节营收增长保持韧性。

分业务板块看,2020 年,字节跳动广告收入 1750 亿元,直播流水 450-500 亿元,电商营收 60 亿元,游戏板块流水 40-50 亿元,教育板块 20-30 亿元。2021 年,广告与商业化收入 2500 亿元,直播收入约 600-700 亿元,广告营收贡献有所降低,但仍是最主要收入来源。

以上种种都离音乐市场很远。

回到汽水音乐来看,目前,其功能还相对有限。主界面底部分为“音乐”、“发现”、“我的”三个一级入口。跟网易云音乐类似,汽水音乐的“发现”页面,主要由“音乐电台”、“歌单推荐”和“排行榜”等类别组成。

值得注意的是, 梦幻西游新副本汽水音乐与抖音两个APP之间用户已打通。在抖音所收藏音乐,可以直接同步到汽水音乐的歌单里。而在抖音的“我的音乐”中,在汽水音乐收藏、创建的歌单,也会自动同步到抖音。这明显有利于抖音向汽水音乐导流。

算法推荐上,汽水应该也沿袭了抖音一贯优势。同时,汽水音乐logo与抖音类似,都以音符作为主图。

从会员上,汽水音乐已成体系,单月8元,半年45元,1年88元,此价格显然低于QQ音乐、网易云音乐等平台。目前,其还推出了“登录天天送会员”活动。

汽水音乐最大软肋在于版权。QQ音乐排名前列的周杰伦、张韶涵、五月天等音乐人,在汽水音乐歌曲数量仅为2首、18首、2首。

但其版权库也有一定规模,陈奕迅有527首歌,林俊杰有21首。汽水音乐提到,其会员曲库规模达到千万。对于版权来源,抖音集团方面并未回应记者问题。

如果从全球节奏来看,汽水音乐似乎有着脉络。2019年,字节在海外推出音乐平台Resso,服务内容主要市场包括印度、印尼和巴西等地,但并未推出中文版本。基于两者在界面设计极其相像,市场不乏相关团队关系猜测。

对此, 有项目相关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,汽水与resso是独立产品,运营团队相互独立。

“等个三五年”

回过头来,目前的音乐市场难言乐观。

一季度,腾讯音乐营收同比下降 15.1%至66.44 亿元;净利润 6.49 亿元,同比下降33.7%。网易云音乐营收 20.7 亿元,同比增长 38.6%;净亏损 1.8 亿元,同比收窄 89.2%。

问题主要与变现模式有关。以直播为主的社交娱乐服务业务是两家现金奶牛,但该业务并不乐观。

一季度,腾讯音乐社交娱乐服务收入 40.28 亿元,同比-20.6%。网易云音乐该业务月度 ARPPU 同比下滑 40.4%至 329.8 元,总收入11.8 亿元,同比增长 61.6%。

此种局面有着短视频流量侵蚀原因,且政策还在收紧。

5月7日,中央文明办、广电总局、网信办等部门出台《关于规范网络直播打赏、加强未成年人保护的意见》,对于直播打赏榜单排名、高峰时段连麦 PK 次数及惩罚等做出规范。

另有头部直播公司创始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疫情后,其公司收入结构发生变化,头部打赏变少了。

而以会员收入为主的在线音乐服务收入,目前则难以扛起大旗。一季度,腾讯音乐在线音乐服务收入 26.16 亿元 ,同比-4.8%;云音乐此项收入 8.85 亿元,同比增长 16.5%。

有头部音乐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,看不到传统音乐平台增长空间。

但抖音依旧入局,逻辑或是多元化的。

5月24日晚,罗大佑与孙燕姿线上演唱会对垒,推动力就来自微信与抖音。

背后是,微信视频号起来太快了。从2020年1月开始上线内测,仅半年多,微信创始人张小龙便透露视频号的日活突破2亿,据视灯研究院数据,2021 年 12 月,微信视频号 DAU 已达 5 亿水平,同比增长 78%。极光数据显示,同期,抖音/快手主站 MAU 体量分别为 6.28/3.07亿。

在商业化上,抖音与视频号已进入存量竞争。两家在直播、广告、电商等方向,均有交叉。

罗大佑与孙燕姿的擂台,实质上是微信与抖音流量之争,且日趋白热化。抖音当然不愿意放过音乐市场,自有音乐平台在内容打造上具有先天优势。

实际上,音乐人早已拥抱短视频。

中国传媒大学张丰艳工作组发布的《2021中国音乐人报告》显示,2021 年,有 64.75%的音乐人上传过音乐短视频,相比于 2020 年的 54.08%,同比增长 10%。其中,使用过抖音平台来传播音乐的音乐人超过半数,占比 55.21%。

“身边很多朋友作品都选择首发抖音了,火的概率更大。技术正在改变内容。”有知名音乐制作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。

在内容端,抖音已推出音乐人服务平台“炙热星河”,加强对原创扶持。

前述高管认为,在短视频上,抖音相对微信存在全方位优势,但在新兴的音乐平台打造上,则不一定了。

“抖音在商业化上很强,但进入新领域不好判断。可能是一个三五年后才能看明白的问题。”他说。





Powered by 北京萨密特节能技术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3-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